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政策法规 > 正文

最好的医改是让医生用技术赚钱

  • 时间:2015-03-10 09:30:47
  • 查看:0
  • 来源:梅奥国际
  • 作者:医用工程网

医改是解决目前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希望所在,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自然成了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焦点。“我来上会,就是想说点儿大实话。”全国人大代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郭淑芹说。无独有偶,本报记者在两会开始的第一天,就碰到了三位肯对医改说大实话的代表。

 

  郭淑芹代表:医改进程有点儿慢

  自从200946日新医改方案出台,至今已近六年。“十二五”期间,医改明确规定要推进三个方面的主要工作:完善基本医疗保障体制,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以及公立医院改革。其中,公立医院改革被普遍认为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公立医院改革,一个主要内容就是完善医院补偿机制,逐步将公立医院补偿由药品加成收入、服务收费和财政补助三个渠道改为服务收费和财政补助两个渠道,推行医药分开,逐步取消药品加成。“公立医院试点,说实话,时间有点太长了,试点了三年然后又是三年,到现在也没出来结果。我们基层的医生特别期待,觉得现在的速度有点慢。”郭淑芹代表说。

  她的职务是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的院长,除了对医院日常事务的管理,她的日常工作还包括出专家门诊、参与科室会诊等等,“一天从早到晚都不闲着,加班也是常事儿。”她说。

  没有脱离日常诊疗工作的郭淑芹代表很了解普通医生对于医改的心态。她说,首先,医生想赚的并不是灰色收入,而是能够体现出自己价值的钱。“红包和医药回扣是违背医德的,是绝对应该摒弃的,但是为什么屡禁不绝?因为医生的合理收入和职业付出不成正比。医改应该提高医生的待遇,让医生能够体面地在社会中生存,红包、灰色收入、大处方这种本来就不应该是问题的问题自然就不会出现了。”郭淑芹代表说。

 

  医生的心声:想赚“体现自己价值的钱”

  两会前夕,石家庄市某三甲医院的一位外科医生方正阳(化名)也向记者道出了自己心中的郁结:何时才能让医生回归自己的价值本身?“我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学习,上班之后也在进修,参加各种学习班、还出国学习过,但是现在,还是得靠卖药而不是靠自己的技术赚钱。”方正阳说。

  他说,这是目前工作中他感到无奈的一点。现状是药价高,而技术的价钱低,“一个外科手术,三个医生在手术台旁边站半天,手术费才几百块钱,这是物价局规定的,但是为什么患者住院要花成千上万的钱?都是药钱。老百姓生个孩子要一万,也都是药钱。”

  方正阳说:“医生的付出不是靠药价去衡量的,”他希望,最好的医改,是让医生能够靠自己的技术和付出去赚钱,去赚体现自己价值的钱。

 

  院长的难题:筹集医院的发展资金

  对于如何赚钱,郭淑芹代表也有自己的难题。对于她来说,工作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呢?她说:“最难的是筹集医院的发展资金和处理医患纠纷。”

  郭淑芹代表说,资金意味着医院的生存发展、医生的培养和大型诊疗设备购置,对她来说,这方面的压力很大。“一台大设备上千万,但又不得不买。别的不说,现在疾病谱也有变化,有的病确实需要大型设备才能做到早期诊断。”“公立医院原则上是不允许盈利的,贷款也有限制,地方财政理论上可以拨款,但是很多城市包括保定都没什么钱拨给医院,所以得自己想办法。我们医院的发展一共有两个资金来源:自结余加银行贷款,贷款也得靠自己慢慢还。”她说。那么这是逼着医院创收了?郭淑芹代表笑笑,并没有否认。

 

  李小亭代表:公立医院必须回归公益性

  代表们认为,医改要做好,一定要明晰公立医院的性质,具体来说就是加大财政对公立医院的投入和保障。

  在采访中,一位医院负责人说:“国家没有投入,公立医院的发展全靠自费,只能逼得公立医院去赚钱。”有的公立医院贷款额高达总资产的40%,已经到了安全值的边缘。

  他还透露,有的医院没有自己出钱买大型检查设备,而是靠投资商出资购买,这样一来,设备变成了吃回扣的利器,患者每做一次检查,医生就有一部分提成,医院变成了利益交换的温床。

  全国人大代表、民革河北省委副主委、河北大学副校长李小亭认为,医改必须解决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的问题,这样才能解决普通人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为什么看病贵?根源是利益问题,医院必须要创收,医生除了看病还得赚钱‘两手硬’。实际上,医生只要会看病、一手硬,就行了。”

 

  韩玉臣代表:医改不要光是改枝节

  全国人大代表、邯郸市阳光百货集团董事长韩玉臣说:“我认为现在医改不要光是改枝节,修建基层卫生院啦,严控处方权啦,这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解决‘钱’的问题。医院成了赚钱的地方了,弄得老百姓不敢去医院,一去几千就搭进去了。说实话,我也不敢就这么直接去医院,去医院肯定得找熟人,不找熟人要挨宰的嘛。”

  他建议改革现有财税体制:现在是国家拿大头,地方拿小头,很多市都是“吃饭财政”,根本无钱拨给医院,所以改革财税体制是根本。

  郭淑芹代表则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从体制入手。“医改的方法我不知道,关于医改咱们国家有那么多专家在专门研究呢,但是根本问题我知道。现在医院和患者的关系成了利益上的交换,看病成了利益最大化,这是非解决不可的。”

相关热词搜索:医疗体制改革 医药卫生政策法规 提高医生收入

上一篇:北京市120部门晒预算 医管局三连冠
下一篇:最后一页